全国咨询热线
首页 > 新闻中心

95年我在镇上开副食店漂亮姑娘来退货我送她两袋苹果俘获芳心

来源:星空体育app下载入口    发布时间:2024-06-28 20:39:17

  1995年,我24岁,刚退伍不久,还没找到工作,我就跟着我妈一起在镇上开副食店。

  那时的副食店,相当于现在的小型超市,基本卖些百姓生活所需的日用品,以及一些水果、零食。

  在那个年代,镇上的副食店屈指可数,竞争小了,我们的生意就很好做,许多产品经常在逢场时卖到断货。

  那年7月12日,又到了逢场日。大概是上午10点30的时候,几大口袋苹果就快卖完了,只剩下一些有磕伤的苹果。这种情况下,我们一般都要降价处理的。但那天生意特别好,买苹果的顾客格外多,我妈仗着这一点,不仅没有降价,还未告知顾客实情。

  当天,快到中午12点了,赶场的人渐渐散去,店内的顾客也稀少了,我妈就去上厕所了,剩下我一个人在店内守着。

  就在这时,一个十八九岁的姑娘,忽然提着一口袋苹果,怒气冲冲地走进店内,瞪着我就道,“你们怎么卖一口袋烂苹果给我?害得我都快到家了,又重新折回来——马上给我换了,或者把钱退了,不然我就去告你们!”

  这个姑娘扎着两个麻花辫,眼睛大大的,长得还挺好看的。但是凶起来的时候,就像母老虎一样,让人生寒。

  我看了一眼她手里的塑料袋,确实是我们店独有的,我就猜到,这些烂苹果肯定是我妈卖给她的。本着“顾客就是上帝”的原则,我赶紧对那姑娘说道,“不好意思,店内没有苹果了,我给你退钱吧。你说说上午总共花了多少钱,我都退给你。”

  那姑娘没想到我会这么爽快,不由得缓和了一些语气道:“我奶奶病了,想吃苹果,我也不想退,你给我重新换几个好苹果吧!”

  我愣了愣,又不好意思地笑了笑,“我们店里真的没有苹果了,如果你确实需要换好苹果,可以等到明天上午再来。因为一会儿吃过了午饭,我会去县城买新的苹果!”

  “我今天就要,等不到明天!”那姑娘态度坚决,皱了皱眉又道,“我不管你店里有没有,反正你得给我换好的,哼,谁让你们昧着良心,卖烂苹果给我。”

  那姑娘可能想到自己说错话了,不想被我抓住把柄,赶紧又说道,“不管怎样,这些烂苹果是你们店卖出的,你得给我处理问题!”

  “我刚刚不是给你说了吗,我们店里别说好苹果了,就是烂苹果都没有了,不信你跟我到后面仓库去看。”

  “我给你退钱吧,这些烂苹果我也不要你退了,你拿回去将就吃嘛!只要你把坏了的地方削掉,剩下的还是可以吃的。”为了维系这位顾客,不让她流失,我也作出了些让步。

  “不行,我不能要烂苹果!”哪知那姑娘却坚持道,“我奶奶病了,她想吃苹果,我可不能给她买烂苹果回去!”

  我也是没辙了,只得叹了口气道,“那你给我留个地址吧!我一会儿吃了午饭就去县城买苹果,等我买到苹果后,直接送到你家里怎么样?”

  我赶紧问明她总共花了多少钱,然后一分不少地退给她,同时对她说道,“那些磕伤的苹果我不能拿来再卖了,你若是不嫌弃的话,就拿回家里去吃吧!我可以送给你,不要钱的。”

  “不行,我们非亲非故的,我可不能占你的便宜!”说着,那姑娘将装苹果的口袋放到柜台上,转身就走。

  走了没两步,她像想起了什么似的,转过头又对我说道,“我叫李艳林,住在乐佳一村二队!你到了我们村,随便一打听,就能找到我们家。今天下午5点之前,你一定要给我送两斤好苹果过来啊!”

  不久,我妈上完厕所回来了,为了不影响她心情,我也没告诉她有位叫李艳林的顾客刚刚来店里找麻烦的事,我只是告诉她:我们做生意的,要老实、诚信经营,不能以次充好,把不好的商品卖给顾客。

  我妈做了亏心事,也不好多言,只点了点头道,“赶紧吃饭,吃完去城里补货。”

  那天,我妈给我下达的补货任务是:去县城买4口袋苹果,1件洗衣粉,以及其他一些日用品回来。

  我合计了一下,这么多东西都能用摩托车拉回来,于是我就骑上我那辆红色的125摩托车,快速朝县城驶去。

  我们镇距离县城还有15公里,一般的情况下,我需要骑行15—25分钟。而如果乘客车的话,差不多就要两个多小时了,为何需要这么久?因为那时的客车还要等人,要等到人满了,司机才会发车,而且路上还要不断上下客,所以特别耗时。这也是怎么回事我喜欢骑摩托车去县城补货,而不愿意乘车去县城补货的一个主要原因。

  大概下午3点30的样子,我将所有货买齐,绑在了摩托车后架上,然后往镇上赶。我的计划是,先把所有货物送回副食店,再选几斤红苹果,给李艳林送去。

  那时我们去批发的苹果,大都是用一个大的透明塑料袋装好的,每袋50斤,不能选,有烂的坏的,只能自己认倒霉。

  我担心在运输途中,又会磕伤一些苹果,所以在用绳子绑袋子的时候,格外小心。

  哪知,智者千虑必有一失!那天,我骑着车子,行至望水垭的时候,我为了躲避一个路人,摩托车的两个轮子碾到了路边的淤泥——

  那时,县城通往乡镇的道路还没有铺柏油或是沥青,大都是那种泥巴和石头铺成的土路,一到下雨天,不是淤泥就是积水,寸步难行。一到干旱天气,路上扬起的就全是尘土。

  由于7月10日那天下了一场大雨,导致道路还没有全部干完,我的摩托车当时因为车速快,车上的货物又多,碾到淤泥后,忽然一个打滑,瞬间,我连人带车,摔倒在地。

  那个迎面朝我走来的大叔,已经意识到我是为了躲避他才摔倒的,他心中有愧,急忙将我扶起来问道,“小伙子,你没事吧?”

  “没事!”我嘴上虽这么说,但右腿还是受了些伤,当时也不好反映出来,只得咬着牙,把摩托车扶了起来。

  那大叔见我一个人扶得吃力,他就跑到侧面来帮了我一把,结果他不小心,右腿碰到了摩托车的排气管上。骑过摩托车的朋友都清楚,摩托车在行驶了一段距离后,排气管的温度可能会达到七八十度,人的皮肤一旦碰到它,就会被烫伤。

  那大叔的右腿被烫后,他“啊”地惊叫了一声,脸上跟着也闪现出一种痛苦之情。

  我低头看了一眼,才发现他刚刚碰到摩托车排气管了,赶紧对他说道,“叔,你快去路边休息一下——”

  说着,我把摩托车架好,弯腰看了一下那大叔的伤情,发现他右小腿有巴掌那么大块地方已经变色了。

  我曾经也被排气管烫伤过,他知道那滋味不好受,我就十分惭愧地对那大叔说道,“叔,不好意思,刚刚为了帮我,害你受伤了啊!我带你去镇上的卫生院看看吧?”

  “咳,皮外伤,小事!不碍事的!过几天结了疤就好了!”那大叔摆了摆手,对着我笑了笑又道,“我先走了!”

  “就在一村二队,离这里不远了!你不用管我,你快走吧!”那大叔转过头来,又朝我摆了摆手。

  不得不说,那个年代的人,真的是思想单纯,心地善良。换作现在,别说我的车把他烫伤了,就是他自己摔倒的,我从他身边路过,他可能都要找我的麻烦!

  “叔,你能不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啊!”望水垭已经属于乐佳地段了,我寻思着,这位大叔既然跟那李艳林是一个生产队的,那我一会儿给李艳林送苹果的时候,还可以拿些苹果去看看他,这样我心里也会好受一点儿,于是就问起了他的名字。

  不料那大叔却守口如瓶,对着我笑了笑就道,“你也不用知道我的名字!小伙子,你快赶路吧,我没事了!”

  我见他实在不愿透露自己的名字,暂时也不好多问,只得骑上摩托车往镇上赶去。

  差不多4点的样子,我到了镇上,花几分钟时间将货物下完,我就选了两口袋苹果,再次跨上了摩托车。

  那两口袋苹果,每袋估计都有四五斤重吧,我寻思着:一袋送给李艳林,再次向她表达歉意;另一袋送给帮我扶车那大叔,再次向他表达谢意。

  当然,这事儿我暂时没告诉我妈,由于时间紧,我为了信守承诺,必须在5点之前赶到李艳林家里。

  还别说,这个李艳林在她们生产队,还真是个名人啊,我到了一村二队的地界,随便问了一个大妈,她就指了指不远处那几间刷成白墙的房子道,“那里就是他们家了!她婆婆这几天卧病在床,她一直在家里照顾她,你现在去找她,应该能找到。”

  我还没有下车,院子里的狗就狂叫了起来。李艳林听到摩托车声响,飞快从院子里跑了出来。

  当看到我手里拎着的一口袋苹果后,她脸上立即露出了欣喜之色,“没想到你还真来了啊!”

  “那是当然了,我说话算数!”我把手里的苹果交给李艳林,又道,“你仔细看看,这次的苹果,没有烂的了吧?这可是我一个个精挑细选了的哦!”

  “这次这个又大又红,一眼就能看出来了!”李艳林微微笑了笑,又问我,“这么多可不止两斤吧?你说多少钱?”

  “那怎么行!这些苹果又不是你家的,我必须给钱!你等等,我马上回屋里给你拿钱。”说着,李艳林就要转身,我还想向她打听那位大叔的事,便问她道,“我还想请你帮我找个人呢!你先别给我拿钱——”

  “你找谁?该不会是找我爹吧?我爹下午去镇上给我奶奶拿药的时候,被一个骑摩托车的弄伤了!”李艳林咯咯一笑,又看着我的摩托车道,“他说那人去县城拉了好几袋苹果,他当时还想问他卖不卖呢,结果那人急着打听他的名字,他就不好多问,自己拖着一条受伤的腿回来了——”

  “啊,那人是你爹啊?”我满脸羞愧的同时,心中也充满了激动之情,“没错,那个骑摩托车的人就是我!我也正想向你打听那位大叔的名字呢,没想到还是你爹,这还真是无巧不成书啊——不过,你怎么就知道我是来找李大叔的呢?”

  “我爹回来的时候,还跛着腿。我娘就问他是怎么回事,他是个老实人,就把路上遇到的事情,原原本本地说给我们听了。我想到你说你下午要去县城买苹果,再加上你刚刚说要请我帮忙找人,我自然就想到我爹了——”

  话音刚落,院外就响起了脚步声,我侧目一看,那不就是李大叔吗?只见他戴着草帽,背着背篓,一瘸一拐地朝我走来了。

  看到我时,他还十分吃惊,“呀,小伙子,你怎么找到这里来了?我不是说了吗,我的腿没事,你不用管我的。”

  “我是来给您老和艳林妹子送苹果的!我但愿你们都平平安安!”我赶紧跑上去,把李大叔的背篓背过来,随后把手里的苹果袋子塞给他。

  李大叔争执不下,只好收了。不过临走的时候,他又送了我两口袋蔬菜和一些新鲜的核桃花生作为回馈。而我,第二天下午又给他送了些治烫伤的药过来。

  如此地一来二去,我和李家人竟渐渐熟悉了起来。最终,我抓住这段奇妙的缘分,把李艳林追到手,让她成为了我老婆。如今,我们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。

  声明:本文为小编虚构的故事,有部分情节来源于真实的生活,旨在描绘世间百态,宣传正能量。图片来自网络,侵权联系删除

  特别声明:以上内容(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)为自媒体平台“网易号”用户上传并发布,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。

  与中坚力量共成长,2024建信信托艺术大奖评委会特别奖获奖艺术家凌海鹏

  锚定“双减”三年目标,北京40个区校提交五育融合“高分答卷”|重磅策划

  与中坚力量共成长,2024建信信托艺术大奖评委会特别奖获奖艺术家凌海鹏

  爸爸说把眼泪装满就可以看电视啦,宝宝真是又可怜又好笑,“等你爹老了 让他把眼泪装满 就可以吃饭了”